Viendo 1 entrada (de un total de 1)
  • Autor
    Entradas
  • #25990
    bnky
    Participante

    ☊购买加拿大圣托马斯大学offer录取通知书Q微:185572498精仿STU毕业证成绩单办圣托马斯大学成绩单改GPAQQ/微信:185572498办理美国毕业证/办理美国文凭/办理美国假文凭/办理美国学位证/办理美国学历证书/办理美国成绩单/办理美国毕业证成绩单/办理美国大学毕业证/办理美国大学文凭/办理美国大学假文凭/办理美国大学学位证/办理美国大学学历证书/办理美国大学成绩单/办理美国大学毕业证成绩单/代办美国毕业证/代办美国文凭/代办美国假文凭/代办美国学位证/代办美国学历证书/代办美国成绩单/代办美国毕业证成绩单/代办美国大学毕业证/代办美国大学文凭/代办美国大学假文凭/代办美国大学学位证/代办美国大学学历证书/代办美国大学成绩单/代办美国大学毕业证成绩单/制作美国毕业证/制作美国文凭/制作美国假文凭/制作美国学位证/制作美国学历证书/制作美国成绩单/制作美国毕业证成绩单/制作美国大学毕业证/制作美国大学文凭/制作美国大学假文凭/制作美国大学学位证/制作美国大学学历证书/制作美国大学成绩单/制作美国大学毕业证成绩单/伪造美国毕业证/伪造美国文凭/伪造美国假文凭/伪造美国学位证/伪造美国学历证书/伪造美国成绩单/伪造美国毕业证成绩单/伪造美国大学毕业证/伪造美国大学文凭/伪造美国大学假文凭/伪造美国大学学位证/伪造美国大学学历证书/伪造美国大学成绩单/伪造美国大学毕业证成绩单/买美国毕业证/买美国文凭/买美国假文凭/买美国学位证/买美国学历证书/买美国成绩单/买美国毕业证成绩单/买美国大学毕业证/买美国大学文凭/买美国大学假文凭/买美国大学学位证/买美国大学学历证书/买美国大学成绩单/买美国大学毕业证成绩单/购买美国毕业证/购买美国文凭/购买美国假文凭/购买美国学位证/购买美国学历证书/购买美国成绩单/购买美国毕业证成绩单/购买美国大学毕业证/购买美国大学文凭/购买美国大学假文凭/购买美国大学学位证/购买美国大学学历证书/购买美国大学成绩单/购买美国大学毕业证成绩单Q/微信185572498办理国外大学毕业证、文凭、学历。办国外大学毕业证、办国外大学文凭、办国外大学学历证书、买国外大学假文凭、买国外大学假毕业证书、修改成绩单GPA、仿制大学成绩单、仿制国外大学毕业证、仿制国外大学文凭、仿制国外文凭证书、代办国外学历、代办国外文凭、代办国外毕业证、代办国外硕士文凭、代办国外本科学位、高仿国外学历制作、购买国外学历、原版制作国外毕业证、买国外毕业证成绩单、国外买文凭证书、精仿国外文凭证书、代办学历认证第三方学历公证、学历学位证制作、学生卡在读证明、办理毕业证成绩单、教育部学历学位认证、使馆认证、归国人员证明、修改成绩单+信封申请学校、offer录取通知书在读证明
    本公司是有十年历史的老公司,支持当面交易及视频通话看样本,看公司,微信QQ一对一服务,制度管理严格按照正规公司执行,有明确的分级,专业化管理,订单一定做的客户满意为止,产品质量及安全都可以保障。所有文凭证书及套餐明码标价,价格合理,优惠多多。公司样本齐全,主营的英国、美国、澳洲、加拿大、马来西亚、新加坡、新西兰、德国、法国等所有主流大学文凭样本都有。
    主营业务一,快速办理高仿毕业证成绩单:
    1,毕业证+成绩单+留学回国人员证明+教育部学历认证(全套留学回国必备证明材料,给父母及亲朋好友一份完美交代);
    2,雅思,托福,OFFER,在读证明,学生卡等留学相关材料。
    注:上述高仿材料,随时都可以安排办理,毕业证成绩单,学校,专业,学位,毕业时间都可以根据客户要求安排。
    办理流程:
    1,收集客户办理信息;
    2,客户付定金下单;
    3,公司确认到账转制作点做电子图;电子图做好发给客户确认;
    5,电子图确认好转成品部做成品;
    6,成品做好拍照或者视频确认再付余款;
    7,快递给客户(国内顺丰,国外DHL)。
    主营业务二,真实教育部学历认证
    1,教育部学历学位认证,留服官网真实存档可查,永久存档。
    2,留学回国人员证明(使馆认证),使馆网站真实存档可查。
    办理流程
    1,客户提供相关材料,确定客户办理信息,给出最佳操作方案;
    2,补充毕业证成绩单等相关材料;
    3,留服官网注册申请账号,付定金;
    4,预约递交时间,公司人员陪同客户本人一起去留服递交材料;
    5,等待结果,完成结果书留服直接邮寄给客户
    6,客户确认收到结果,付余款。
    客服微信:185572498 QQ:185572498
    ————————————————————————————————————————————————————————————————————————————————————————————————————————————————- 十二、你备胎无数,你感情不断;并不是因为你很迷人,而是你廉价又百搭。
    二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母亲,聪明伶俐,曾有过各种美好的幻想和憧憬,但在艰难困苦的现实面前都一一破灭,唯一的指望就是让儿女们成器。抛弃白天的喧嚣,守着一屋的宁静和如豆的油灯,我分明记得清楚,“灿烂”一词是母亲教我的。她说:“灿烂,就是光彩耀眼,比如说阳光灿烂。”我学的第一个歇后语也是母亲给我解释的。那时我读一本书,书中说到一个人是“砂锅煮驴头,脑袋瓜都软了,嘴巴还挺硬。”我不理解,就问母亲,母亲告诉我,砂锅小、驴头大,只能一面一面翻着煮,形容一个人好面子,思想早想开了,就是嘴上不服输不认帐。并教育我今后要虚心学习,认真做事,不抬死杠。  后来,我抄了一大本子歇后语,有“枣胡解板——两句(锯)半、嘴上抹石灰——白说、外甥打灯笼——照旧(舅)等等,在作文中时时应用,还受到老师的表扬。  我上学也有调皮的时候,背不过课文,老师打我们,竟和3个男同学名进女厕所不出来,气得女老师在我们头上狠打。小学三年级时,有个叫杏娃的男同学,个子细高,块头大,智力低下,总是背着女同学来回跑,吓得人家哇哇直哭。我们几个也狼狈为奸,帮其追捉女同学,因此挨过女同学家长的打骂。  有一次,预备铃已响,我和同桌战灵还在黑板前摔跤,他力气大,把我摔倒,头碰到黑板角,一时鲜血直流,我疼得哇哇直叫。战灵吓坏了,竟用满是粉笔末的黑板布包我的伤口。包扎完毕,我稍清醒,就追到战灵家找他妈,认她包赔我的头。战灵妈和我母亲都是董家村的,听后哈哈大笑。当时战灵父亲在北京工作,家境较好,我吃了他家无数的饼干和糖块。后来他全家户口转到北京去了。二十六年过去了,战灵每每忆起童年的故乡,还能记起这件趣事吗?  四年级,我的脑袋又经历了第二次创伤。一次劳动课结束,下午放学,我和同桌奕醒民模仿当时影片《杂技英豪》——用一个手指头顶起5尺长的木柄铁锹,摇摇晃晃,眼睛盯着铁锹头,手指用力顶着,左右摇摆保持平衡,看谁顶的时间长。奕醒民一个闪失,就把两边有尖角的方锨砸在我头上,顿时血流喷涌,我连哭带喊被同学们背到大队医疗室,上药止血,一个星期后,伤口才长住。  以后的几个星期,醒民殷勤地从家里拿来红萝卜,用小刀挖一个槽,放进一些盐,我俩吃得津津有味。记得萝卜里流出的水汪汪的盐水,把桌子都温透了。每一次的头破,都有很好的营养,好吃好喝侍候我。  最严重的是遭冰雹猛打,差点要了我的小命。  那年夏天,我和姑姑普丽一同到村外麦地拾麦茬根,当柴禾烧。那天午后,乌云突然迅速在我们头顶聚拢,天气异常闷热,没有一丝风。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从黄河北岸夹着狂风又飘来大朵大朵云团,犹如草原上的一群骏马,扬起尘土狂飚,飞驰而来。  我和姑姑提着满筐麦茬根往村子跑,半路上,冰雹就砸下来了,先是飘下铜钱大的零星冰雹,接着核桃大的冰雹就砸在头上,生疼生疼的。紧接着更密集的冰雹砸下来,我一只胳膊挎提着篮子不放手,一只胳膊极力护着头。但狂风大作,怎么也护不住。冰雹砸在头上“梆梆”作响,比平常老师敲的“毛栗子”疼多了,实在顶不住了,我扔掉箩头,抱头鼠窜,也不知姑姑被风吹到何处。过了一段时间,我就被打昏了,紧紧抱住一颗大椿树,眼前5米外就是两丈多高的土崖。昏昏沉沉中,好象遇见一人过路,我向他求助,而那人头也不回走了,我在水窝中挣扎几次都起不了身。  也不知过了多久,雨住了,冰雹停了,父母亲望着门前大沟内咆哮的洪水,认定我已被无情的洪水卷走了,哭得好伤心。他们存一丝侥幸到村外找我,当发现我在大椿树根前蜷缩着,喜得眼泪哗哗流了出来,把我背回放在土炕上。  当我醒来时,已是次日凌晨,母亲始终守候在跟前。后来才得知,姑姑连爬带滚跑得快,满脸泪水回到家中,祖父和另外几个老汉给生产队犁地来不及往回跑,就钻在牛肚子下躲避。母亲抱怨我:“傻瓜,怎么不把箩筐里柴禾掏出,用它扣在头上呢?”当时,我只有一个心眼,就怕辛苦拾来的麦茬根丢掉,而舍不得扔呢。  饥饿年代,营养不足,经常有病,只需一两块钱就可看好的病,由于没钱治,受到非常磨难。有一年冬天特冷,祖母给我做了一个棉风帽子,从头顶到后脑勺到下巴全包严,只剩脸蛋和嘴巴。我戴了一冬,一直捂到来年春暖花开才取掉。到了初夏,头竟捂出疮来——烂头了。祖母用紫药水抹在我头上,父亲给我理发时刀子剃到烂处,疼痛难忍,每一次剃头,我都疼得吡牙咧嘴。听人说头烂处扣空核桃壳能治好,我的光脑袋上又多了十来只空瓢,被同学们取笑。头还没治好,我的舌头又烂了,撒了些冰糖还是不济事,吃饭时就火辣辣疼。医生说缺乏维生素C,应多吃蔬菜,但乡间只有咸菜,哪有新鲜蔬菜?记得每年冬天要到八里外出产蔬菜的五帝村,拾人家剩在地里的白菜帮子萝卜缨子,回来用盐淹了就饭吃。以后几年我总带单帽,由于质量不高,帽沿里的硬纸板易折,塌塌帽沿很不雅观,同学们取笑我戴的是电影《青松岭》里的“钱广帽”。  那时学校搞勤工俭学,每个教室都有废纸篓,一学期卖上三次,收入七元八角的。可笑的是,又用买来的好纸写大字报,批判资产阶级法权,批水浒,批林批孔,说孔老二和林彪是什么“头顶生疮脚底板流浓——坏透了”。过一段时间,撕大字报再卖废纸。我们还下墓窑挖死人骨头,还把生产队枣树园里的防虫而缠的塑料纸也撕掉卖。有一次,我竟把父亲珍藏的《本草纲目》当废书交给班里,父亲追上我痛打一顿。  告别小学上初中那年,似乎很平淡,没有严肃紧张的入学考试,因为走五七道路,全班端上初中,当时学习什么朝鲜普及大学教育,所以每个村都设立初中。  村里的初中和小学同在一个大院中。座北朝南的两排房子,每排四间大教室,后一排是低年级教室,前排从西到东依次是四年级、五年级、初一、初二。每两个年级中间有两间教师办公室。设想,若有摄像机,放在正南方的100米处的学校大门口,坚持数年拍摄,最后以慢镜头播放,会有趣发现,7岁刚懂事的小学生入学,从后排西头教室进去,一年向东边挪一个教室,最后从前排最东头出去,已成为一茁壮少年了。这样一幅流动图,该多么让人惊喜呀!  上初中,数学代替了原来的算术,语文课开始讲解语法,浅显的常识取消了,换成了地理,增加了物理和化学两门课程。张自兴老师物理课讲得绘声绘色,记得讲“压强”一节,他说:“你们见过耍把戏(杂技)吧,你看壮士一运气,肚子上放块大石头,让另一人抡起铁锤狠打而安然无恙,引来一片喝采声。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有一次又看耍把戏,我故意拿一根缝衣针上前说,‘师傅的肚皮很结实,我不用大锤,让我用针扎一下试试!’那领班的赶忙连连求饶,‘师傅高抬贵手,我们混碗饭吃不容易,可不敢点破!’什么道理呢,因为铁锤虽用力大,但受力面积也大,压强就小;针尖小,受力面积也小,是石头的几万分之一,只需铁锤力气的百分之一就可扎破,因为压强与受力面积成反比。”  这个形象的比喻,我们听了哈哈大笑,从此“压强”这个概念就清晰了许多。  那时教地理的陈老师,把我们全公社19个村的边界标划出来,高低起伏,用纸浆塑成一个大沙盘,每个村部都安上小灯泡,淡黄色的黄河从北边流过,弘农河、干家河、好阳河曲曲折折,一条条蓝色之波,引来外村人观摩,轰动一时。陈老师微胖,嘴巴突出,嗓门高,酷似当时流行的电影《闪闪的红星》里的胡汉山。  体育老师上课很认真,按照当时《新体育》所登的辅导材料授课,张老师解释“跑步”这个概念,让我至今难忘。他问我们,跑步和走步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同学们有的说跑步得快,有的说跑步蹦得高,有的说双手握成拳,七嘴八舌。他含笑说道:“记住,跑步和走步只有一个区别,那就是走是两脚同时着地,而跑步始终只是一只脚着地。”后来再讲“竞走”的概念,同学们就很好理解了。  我也有马虎的时候,“氮”化学元素符号为“N”,钠的符号为“Na”,而我写成“n”和“na”,自己和老师均未发现,直到上高中一年级中考时,才被高中化学老师识破。  上初中时,我表现更多的是调皮。那是十三、四岁的小小年纪,仗着学习好,成为同学中想当然的领袖,骄傲自满恶性膨胀,常常搞些恶作剧。初二那年夏天,我们8位同学从家中自带来两把理发推子,相互在教室后面剃光头。上课铃声响,物理老师在点名,就缺席我们8位,待张老师开始讲课10多分钟,我们8个才从教室外边排着队鱼贯而入,从容地经过讲台走到各自的座位,引来哄堂大笑。张老师也哭笑不得,说:“你们8个和尚头算把这堂戏赢了!”  初中考高中复习正紧张,不放麦忙假。低年级教室里的课桌椅子全都叠放堆起,我们从人家教室后窗翻进,坐在重重叠叠的桌椅里拿着课本复习。不知是谁钻在最高处桌子上,冲着墙小便起来,尿水把土墙壁冲出一条明显的道痕。一人开头,众人仿效,不到两天,墙上就增加了十几道,很不雅观。第三天,被校长发现了,他非常气愤,气冲冲地把我们叫出来,一字排开,让我们老实坦白,是谁干的好事。但大家都不吭声,没有人应承。校长气呼呼在我们面前走来走去。他从西到东,一个挨一个问:“是你?”头一个说“不是”,“是你?”第二个同学也说“不是”。  校长气得脸色发青,索性用手指点着我们的额头:“是你?!”不等回答,就依次指到:“是你!”“是你!”“是你!”见毫无结果,又转过身,第二遍指着我们的额头,边走边说:“不要脸!不要脸………”最后坐在地上呼呼喘气,我们则低头不语,只听见时起时伏的吸鼻涕声。  校长缓过神,站起身,运足气从背后在我们每个人的屁股蛋上猛踢一脚,又从西到东开始,踢一脚,吆喝一声“滚”,踢一脚,吆喝一声“滚”,我们依次爬起来作鸟兽散。  最不能原谅,又很难说明白的一件事发生了。那是离中考不足半个月,复习进入最后冲刺阶段,夏天教室闷热,同学们在校园清凉处找个僻静地方复习,但都离教室不远,以便辅导老师随时召唤集合。这天是张自兴老师辅导化学,他时不时转一圈喊一声:“好好学习!”同学们低头领会认真做功课,隔上一小时,张老师又出来喊一声“好好复习!”就在一刹那,距校园二里外的生产队的土寨子里,几头饿驴一起发出叫唤,我随口说了一声:“大家听,驴叫唤!”刚好是张老师话语刚落,我不假思索出口了。  后来,张老师把我的不恭告诉了数学老师,数学老师恶狠狠骂我是“信球!”我好委屈,好难过,但能解释清楚吗?天公竟如此作美,不差分秒,不留余地给我一闷棍。  初中期间,一半时间是学工学农。学校常常组织师生到各生产队去,秋天收摘棉花,夏天帮忙割麦。到哪个生产队,哪个生产队管饭。常常是煮一大锅面条,里面放些萝卜块子,菜七生八熟,面条煮成一团粥,还带着焦糊味。但大家个个吃得津津有味。种麦季节,我们到生产队犁过的地里拾一种叫“蛴螬”的害虫,那时集体穷买不起农药“666粉”,秋茬玉谷地里虫很多,我们拣拾后集中到地头用火烧,“噼噼啪啪”声不断。初夏时,学生们回到各自的生产队,在弱小的棉苗根部挖“地老虎”,地老虎有一股腥臭味,令人作呕,但为了棉花的丰收,我们的小手在土里拣啊刨啊,很起劲。  初中二年级时,我们又开赴距村20里的崤山去植树造林。住在山下的王和村,每天上山,在山坡上挖一道道鱼鳞坑栽刺槐树、杨树,苦干一个月,临结束时改善生活,蒸上几锅白面馍,供大家尽饱吃。但蒸馍没有笼布,就发动学生从家中带。大家把包馍的粗布贡献出来,红红绿绿,各色各样,于是蒸出的馍就五花八道,加上粗布多用土颜料,含有苦涩味。又炒了一大锅白萝卜,里面有猪肉,算是比较丰盛的晚餐。只可惜伙师没有经验,从村里买的萝卜是不熟的楞头青,很苦,结果熬得油旺旺的菜汤喝不成,只能把带有苦味的肉块子挑出来吃。  那时候,我们还特别爱打群架,经常仿照电影中的故事,在四周邻村燃起战火。一、二、八、九、十的5个生产队学生是一伙,和隔河相望的大王村人开仗;三、八生产队主要和庙后、五帝村人开火;我们五、六生产队和北朝、干家村人打架。一队他们和人家打仗时,抓住俘虏让其吃屎。我们就客气许多,攻占到对方村边时,把麦苗两行两行交叉踏倒弄成辫子就算胜了。我们村和北朝村交界处有个水库大坝,长三百多米,每天下午一放学,各自挎着割草篮子从村中出发,在各自的坝头集合,先是对骂,多是羞辱性语言,最后都向坝中央冲去,互相用石块、土块袭击对方,谁的来势猛,谁就向对方占领,展开拉锯战。  当时对方发明了一种叫“八里翁”的新式武器,就是用两根一尺长的绳子,在中间缝连一块巴掌大的布片,里面包上石块,绳头一边有扣,扣在大拇指上,另一头,食指和大拇指捏着,开始甩圈,越甩越快,到速度最大时,选好切线角度,活绳头一松,石块立刻飞到对方阵地,省劲又甩得远,“杀伤力”很大。  在村外干家河土崖上战斗,战英战龙两兄弟且战且退,一不小心从悬崖上掉下4丈深满是石头的干河道。弟弟战龙吓坏了,哥哥的头怕要四分五裂了!谁知,战英竟掉在半页草席大的一小片沙地上,没有受伤,但却吓昏了。战龙抚摸着哥的头,哭着喊道:“疙瘩疙瘩散一散,别叫老娘见一见……”  从此战斗有所收敛。  
      本日夙起,神清目朗,心中光亮,绝无一丝繁杂,只有晨曦中型小型鸟的影子在桌案上轻灵而无声的扑腾,所以生出画画的情绪。这便将城头的青花笔洗换上清水,取两只宋人白釉小盏,每盏放入姜思序堂特制的轻胶色料十余片,一为花青,一为赭石,使温水浸泡;色沉水底,渐显光彩。随着,铺展六尺白宣於画案上,以两段实心古竹为镇尺,压住两头。纸是老纸,细润如绸,明晃晃如蒙罩一片月色,只待我来尽情挥洒。

Viendo 1 entrada (de un total de 1)

Debes estar registrado para responder a este debate. Login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