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ste debate tiene 0 respuestas, 1 mensaje y ha sido actualizado por última vez el hace 3 semanas por bnky.
Viendo 1 entrada (de un total de 1)
  • Autor
    Entradas
  • #8401
    bnky
    Participante

    ☊购买英国萨塞克斯大学offer录取通知书Q微:185572498精仿萨大毕业证成绩单办萨塞克斯大学大学成绩单改GPAQQ/微信185572498制作,办理真实留服认证、留信认证、使馆公证、购买成绩单,购买假文凭,购买假学位证,制造假国外大学文凭、毕业公证、毕业证明书、录取通知书、Offer、在读证明、雅思托福成绩单、假文凭、假毕业证、请假条、国际驾照、网上存档可查!
    ★本公司一直专注于为英国、加拿大、美国、新西兰、澳洲、法国、德国、爱尔兰、意大利等国家各高校留学生办理教育部学历学位认证和留学回国人员证明,在认证业务上开创了良好的市场势头,一直占据了的地位,成为无数留学回国人员办理学历学位认证的。
    公司主要业务涉及:国(境)外学历学位认证咨询,留学归国人员证明办理咨询。基于国内鼓励留学生回国就业、创业的政策,以及大批留学生归国立业之大优势。本公司一直朝着智力密集型的方向转型,建立了一个专业化的由归国留学生组成的专业顾问团队为中心,
    公司核心部分包括:咨询服务部门、营销部门、运作部、顾问团队共同协作的服务体系。
    ★业务选择办理准则★
    一、真实留信认证的作用(私企,外企,荣誉的见证):
    1:该专业认证可证明留学生真实留学身份。
    2:同时对留学生所学专业等级给予评定。
    3:国家专业人才认证中心颁发入库证书
    4:这个入网证书并且可以归档到地方
    5:凡是获得留信网入网的信息将会逐步更新到个人身份内,将在公安部网内查询个人身份证信息后,同步读取人才网入库信息。
    6:个人职称评审加20分。
    7:个人信誉贷款加10分。
    8:在国家人才网主办的全国网络招聘大会中纳入资料,供国家500强等高端企业选择人才。
    二、真实使馆认证的用途(创业优惠,大城市落户,购买免税车):
    《留学回国人员证明》是国家为了鼓励留学人员回国发展的一项优待政策,留学人员持有此证明,可以享受购买汽车免税,在国内证明留学身份、创办企业、大城市落户口、创业申请国内各类基金等多项优惠政策。
    三、工作未确定,回国需先给父母、亲戚朋友看下文凭的情况,办理一份就读学校的毕业证文凭即可
    四、回国进私企、外企、自己做生意的情况,这些单位是不查询毕业证真伪的,而且国内没有渠道去查询国外文凭的真假,也不需要提供真实教育部认证。鉴于此,办理一份毕业证即可
    五、进国企,银行,事业单位,考公务员等等,这些单位是必需要提供真实教育部认证的,办理教育部认证所需资料众多且烦琐,所有材料您都必须提供原件,我们凭借丰富的经验,快捷的绿色通道帮您快速整合材料,让您少走弯路。
    ★关于教育部学历认证的小知识:
    国外学历学位认证,作为留学生回国后就业、落户、升学必须提交的证明材料,国家虽然没有明文的规定,留学生回国后必须办理,属于自愿行为,不强制要求。但是根据国家部委和国务院学位办的相关规定:
    留服认证是留学生回国报考公务员,进入国家机关、事业单位,高等教育,大型外企等入职时必须提供的国外文凭的证明材料,不仅关系着留学生回国后的就业,更是影响着落户、升学,甚至留学生往后申请海外高层次人才科研启动基金的有力凭据。
    国外学历学位认证的办理并不难,只要按照要求准备材料,一次性提交材料,很容易通过认证,只是因为认证的时间比较长,所以建议留学生回国后,就应立即着手办理国外学历学位认证。
    但是也有一些马虎的童鞋,不小心将认证材料遗失,导致认证受阻。在办理国外学历学位认证时,一次性提交材料,以免延误认证时间,如果认证材料遗失,应该如何办理国外学历学位认证呢
    如果成绩单遗失,需联系学校补办,办理学国外学历学位认证必须有正式完整的成绩单,如无正式完整成绩单,不能办理。
    如果所获学位证书遗失,需联系学校补办,或开具相关证明在该学校学习,并顺利毕业的证明信,如不能出具,不能办理。
    如果护照遗失,申请者需提供:申请者亲笔签名的无法提交留学期间护照的情况说明新护照首页或户籍簿。
    提醒:
    留学生补办留学期间护照有一定的时间限制,根据留服认证的相关规定,护照的补办必须在毕业一年内办理,逾期将不予补办。
    再次,慎重提醒各位广大留学生,一定要妥善保管留学期间的一切材料,因为其中任何一样都有可能关系到您回国后的学历认证。如果有遗失的情况自己实在处理不了的,我公司可代为办理!
    如果您处于一下几种情况:
    1:留学期间由于种种原因没有毕业,无法获得加拿大大学。
    2:留学生取得学历的学校不被国家教育部认可,因此取得的学历学位也不会被认可。
    3:留学生提供的认证材料不真实,不完整(缺少Study Permit和出入境Visa)
    4:留学生在加拿大的学习居留时间不符合标准
    5:留学生前置学历存在问题,不被教育部认可
    6:留学生存在转学分的情况,转学分不被认可。
    如果您处于以上几种情况,自己贸然去申请认证,您必然不会被通过,甚至连递交材料都无法完成,教育部留服不会受理。更有甚者,因为您提供假的材料,后被拉入认证黑名单,以后再想认证,简直是比登天还难了。
    ★留学服务中心专业为您服务,更多关于“ 教育部学历认证 ”的信息,请通过下面方式联系我
    认证咨询顾问为您服务:QQ/微信:185572498
    选择实体注册公司办理,更放心,更安全!我们的承诺:可来公司面谈,可签订合同,会陪同客户一起到教育部认证窗口递交认证材料,客户在教育部认证查询网站查询到认证通过结果后付款,不成功不收费!————————————————————————————————————————————————————————————————————————————————————————————————————————————————-  1937年4月,毕加索在巴黎听到德国轰炸机毁灭了格尔尼卡这座巴斯克人的城镇,出于义愤和使命,不到两个月,他就创作了《格尔尼卡》。
    />           接触□段成仁            (1)  一九九八年的夏天,我在澜沧江边独自呆了五天。  为了供我上大学,爹借了许多外债。他说自留地和承包地的出产恐怕无法赔付这些债务,他就到挨近江边的一个叫平地的村子里跟人借了块地来种玉米。爹忙完了挨家的自留地后,就背起点粮食、干菜就下江边去了。   那年暑假,有一家亲戚老了老人,爹要去奔丧,说要是我不害怕的话,就去江边看守几天玉米地。我有些犹豫,早就听说江边的热带雨林里有猴子,有桶粗的蟒蛇,还有聒得人耳朵发麻的知了叫声,但这些,我只能在心里想,我知道爹说出来的话更改的可能性很小。  怎么去呢?得找个伴。从村子到江边,要下山跨过黑水河,翻过对面山梁子,再从九转十八弯下去才到得江边。沿途密林丛生,岔道千条。我只去过一次,而且是五六年前的事了。刚好村子里有个叔叔要去江边看望嫁到平地的女儿,我们便约好同路。  我知道到江边大约要走五六个小时左右,就早早地来到叔叔家,一问,说要傍晚才出发,原因是要驮一匹骡子去,而骡子不在家,被人借去驮,要下午才回来。我一下子慌了起来,要知道,傍晚才出发就意味着有一大半路程要在夜间走了,上山和下山的路绝大多数都是在茫茫森林中啊。我想自己先走,又没有这个胆气,况且是跟人约好了的。我在叔叔家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直到太阳离山顶丈把高的时候,骡子回来了,又打理了一阵,直到太阳已烧着对面山顶的树尖时,我们才出发,走出村子,太阳就背了,东边的山腰上,夕阳围了一道血红的带子,刺得我头发晕,觉得腿有些沉重,有些发软。  果然,才下到黑水河边,暮色像被黑水河从上游冲下来,一下子就充满整个河谷。河水的轰鸣声搅拌着暮色,一浪一浪压过来,压得喉咙有些发紧。骡子走在最前面,平静缓慢地翻着它的蹄子,平静地上坡下坡,偶尔打个响鼻或放个屁,像个久经风霜的老人,并没有看见眼前的黄昏,冷静得让害怕的人羡慕。叔叔在我前面,双手背在背后,步伐和骡子差不多,嘴里叼着个烟斗,旱烟一缕缕从他嘴里溜出来,溶在他肩膀两旁的暮色中,传递着超然的信息。有些旱烟的余味向我飘来,呛得我大咳了一声。我爹也爱抽汗烟,就是这个味。想起我爹,喉头稍稍放松了些,虽然叔叔是叔叔,爹是爹,但今晚我是有叔叔做伴儿的,何况还有骡子呢。大人说,骡子是有夜眼的,在暗夜里也能看得清各种事物。晚上跟骡马一起走路是最安全的,有什么动静,它就会停下来,急促地打响鼻。我希望今晚骡子不要做出任何异常的举动,就最好不过了。  到得山顶,在黑暗中见路旁左右各有一棵大栗树,再上去又有两棵几乎同样的大栗树。叔叔告诉我,这里叫“双大门”。我用手电筒一照,果然像两扇大门,虽然是在黑暗中,还是明显地觉得与水泥和砖头砌成的大门不同,那样的大门让人想起“家”,想起光亮,而眼前的大门,通向一片黑暗,通向与家相反的方向,生产着夜晚里那种让人不安的因素。叔叔说,过了双大门就要开始下坡进入九转十八弯了。我问叔叔,真的有九转十八弯吗?他说他也没数过,但上下这江坡是没有直路的,因为它太陡了,只能左右迂回着上下。正说着,骡子突然停了下来,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上,耳膜似要绷裂了。用手电筒射向骡子,只见骡子朝路边的草丛里注视着什么。突然一阵分开草丛碰断枯树枝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嗷”的一声,原来是头角麂(当地人对雄麂的称呼,因为它头上长了一对美丽的角)。叔叔声音颤颤地问我,吓着你没有,我说没有,是一条麂子。嘴上虽这么说,可心在嗓子眼上,半天没滑回去,堵住了我喘的粗气。我在想,如果跳出来的是一头狮子怎么办?  这是那天晚上遇到的最惊险的一折了,它给人一种经历时的爆炸式的晕眩,接着又给人一汪经历后的平静,它会让人想:这也算不了什么,虽然想法里还掺着些自我安慰的成分。此后开始下九转十八弯,骡子倒是没有停过,一直把我们送到平地。到了我堂姐家,我才发现,我的背心已经湿透了。  第二天,在堂姐家吃过早饭,我便在他们的指点下,继续向江边走去。这条路没有什么岔道,可以一直通向江边的地了。加之爹告诉了我大致的地形,还告诉我到时会先见到同村的一家的火房,有我的一个大叔在那儿守地,问一问就可以知道我家的火房在哪儿了。走出村子,树又开始挤了起来,树种却少了。山顶上长着些板栗,青钢栗,轻木,映山红等杂树,到了山脚,只剩油松和麻栗树了。大树下的小树蓬也减少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当地人称为“推刨果”的灌木,它的果子生在树杆挨近跟部的地方,一个挨一个地结在树杆上伸出来的须状茎上。个儿有核桃一般大小,略扁,没熟的呈绿色,半熟的呈暗红色,熟透的红中带黑。五六年前我来时吃过,很甜,像奶浆果(当地称大青树)的味道。除了“推刨果”,剩下的就是漫山遍野的荒草,草种并不繁多,所以并没有参差不齐之感,而是长得几乎一样高,有点像加过人工,但又极其自然。把被树干切割过的青翠的绿色在黑色的树干中间一列列地露出来,一直延伸到江底去。其宁静与幽远跟咋晚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相比,让人心胸一下子开阔起来。我几乎是一路小跑,跑下江边去的。  隐隐约约的水声从板栗树叶中间穿了过来,勾得我时不时地停下来听。这是种不同于往日到的一种水声。山泉的水声充满灵气但脆弱,一闪而过;河水的声音喧嚣有余但浑厚不足。此时听到的水声虽少了山泉的灵动,少了河水的喧嚣,却沉静得让人茫然,声音很重,很厚,像老人的语重心长,让我叹了好几次气。             (2)  还在更小的时候,我就去过江边。外婆接母亲回去过年,母亲带了我一起去。遇上空闲,大叔请了人在江边“解板子”(把原木用大锯剖成木板),解好之后,乘过年的清闲时节把解好的板子驮回来,我和大我两岁的小叔乐颠颠地跟着去了。一路上,小叔竭尽他的描述能力,给我说他家江边的玉米地和火房,说他见过的猴子,说他见过的抱成团的知了,但说得更多的江水。他说,江无底,海无边,又说到什么狗凫三江,猪凫四海,只见过凫到江心又凫回来的,凫到那边又回来的人还没有呢!有多宽你不知道,对岸的人看过去就像蚂蚁,看得见他们跑跳,但听不见他们的声音,没有人能把石头从这边扔到那边去,用甩兜也不行,最多就只能甩到江心了,你大叔也不行。我撇了撇嘴,表示不相信。我从小一直佩服大叔的力气,大叔一个人能扛一根大木头,能扳倒一头健壮的公牛。小叔见我不相信,就赌气说,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翻过一个小山梁,眼前的大地像被谁挖去一个大坑,脚下的地凹下去了,低到什么程度,当时我没有想到一个恰当的词来形容,只是问了一句,我们今天能不能走到江底?小叔得意了,诡秘地说,只能走到半山腰!我怕了,呆立在这个大坑边看着江水。小叔故意不理我,向下跑去。我还是没有动,只见一条绿色的带子像蛇样绕在谷底,看不见流动也听不见声音。我说不就是一条河么?我就不信我不能把石头扔到那边去!就拔腿向下追去。当时我好像没有注意去听江水的声音,只记得跑到江边,就拾了个石头向对岸尽力扔去,却看见我扔出去的石头像被什么东西阻挡,飞出去一小段就在靠岸边不远的地方“通”的一声落进水里了。我不服气,拾了几个更加使劲地扔,比刚才远不了多少,而我已经气喘吁吁了。转过头,小叔一脸坏坏地笑。这是“渺小”这个概念在我的生命里第一次褪皮,露出一些端倪来。  我笑了,为我当年的幼稚和妄想。现在的小叔已经在组织部任副部长,可能已经早忘记了这一折了吧。多年以后,我又以一种相同的步子向这条东方的“多瑙河”跑去时,小时候的一幕幕又像电影一样在脑子里播放着,这江带去了很多东西,又好像带来了很多东西。当然,我知道这不是这条江带来的,是像这条江一样的时间带来的,江水在日夜不停地向东流去,人在一天天长大。  那天,我在一个人的江坡上,边向一条江奔去,一边就这样向记忆奔去。             (3)  眼前一下子开阔起来,树木都停到我身后的山坡上,下面是条黄色的带子,跟小时候和小叔一起看见的江水不一样,但却跟五六年前我来的那一次看到的差不多。我心里又一次想起“老人”这个词。我知道你已经在这儿流了几亿年了,怪不得对我这个新来的客人这么冷淡,用这么刺眼的颜色来欢迎我。等着我,我会抽个时间好好摸摸你,我说。  从黄色的带子到我的脚下及左右,大约三四公里的范围内,在极陡的江坡上,铺了一层黄绿相间的地毯,那里是像我家一样来江边多搜点粮食的人家的玉米地。一间间火房卧在那些地里,吐着仙气一样的青烟,一下子想起陶渊明来。又觉得有些不像,印象中,陶渊明是隐居在平原的,他周围没有这样的大河,他可以听听风声,可以听听鸟叫,甚至可以听菊花开的声音,但他绝听不到这样浑厚的江水的声音,优越感一下子生了出来,不管怎样,我要在这里当几天的隐者了。  七月,家周围的玉米才见花,这里的却早已成熟。我想这就是这么多的人忍着千万只知了的叫声,忍着日夜不停的江水的隆隆声,担着被毒蛇咬伤的烦忧,担着被猛兽攻击的危险来这里的原因了:每年青黄不接的时候,都眼巴巴地望着地里的玉米快些成熟,可多雨的大峡谷对雨水的挽留是那样地客气,直到让人们失去了等待的耐性,跑到这庄稼成熟得早一些的到处充满危险的江边来,开辟出一块荒地来,种一些早熟的庄稼来救早已空了的粮柜,来填充即将挨饿的肚皮。小时候的这方面记忆是非常深刻的,每到七月初,我就问我妈了:外婆怎么还不来?妈总是说,要来了,你外婆已经背着玉米从江坡上来了,她给你背来了好多玉米呢。外婆知道我家在江边没有地,而家周围的庄稼又成熟得迟,所以,每当每年的七月初,她就会下去江边的地里掰一小篮青玉米(可烧或煮了吃的玉米)来我家。她每次来都说,只是让我们尝个新鲜,她不能再背得多了。外婆家到我家将近二十多里山路,但她除了背上二三十包玉米外,还外加三个或四个小碗大小的石榴。外婆一来,就是我和哥哥最高兴的时节,那时妹妹还小,这种快乐只有我和哥哥来分享了。我们不等外婆放下小篮子,哥哥早就把石榴抱起来张嘴就啃,而我则以最快的速度扒了玉米的皮,放进火塘里烧起来,顷刻,院子里就飘着种特殊的香气,一种久违了的让人飘飘欲仙的香气。这时候,邻居家只有四五岁的长辈叔叔常常把眼睛搭在围墙头上,妈妈就从奶奶背来的小篮子里挑出几包大的,搭个小梯子递过去,看着他瞪直了的眼神及惊喜的表情,我和哥哥就噘着嘴拿眼睛向他喷火,他分了我们最心爱的东西了啊。在饥饿的年月,慷慨这种品质还未在我身上孕育。            (4)  我就决定,要在这里好好地品尝品尝江边的玉米那刻骨的味道。在同村的大叔的指点下,我找到了我家的地和火房。说是地,有些勉强,在几乎五十多度的江坡上,一片片不成形的“地”艰难地夹在林立的怪石中间,“石林”几乎占去了玉米地的一半面积,可玉米的长势却非常好。我看了看土,是黑色的,除了开荒时烧成的黑色灰烬以外,这里的土好像本来就是黑色的,怪不得玉米长得那么好。这肯定又是有这么多人来这儿种玉米的原因了,在农人的眼睛里,土的颜色像是金子的成色一样地重要。  我家的火房分上下两层,下一层用来烧火煮饭,一个用三个石头砌成的火塘,没有铁三角(用来放涨水壶的铁器),烧水时,把锅直接放在石头上就行,火塘边有一个小茶罐,里面的茶叶还没倒。钉在石墙上的木棍钉上挂着一只煮菜的小铁锅,一只煮饭用的小锣锅,一串红辣椒,头上的横梁上吊着一小袋米,一捆干白菜,另一边的墙上有一个用竹子做成的刀架,上面插着一把柴刀,一把菜刀,一把镰刀。一把用旧的锄头躺在墙脚,一只有二尺来长的烟锅倒在地上,一定是某只松鼠来家做客了,按爹的习惯,他不会随便乱丢的。靠近火塘的地上放着两个只有三寸高的板凳,旁边还躺着一个小碗大的嫩瓜,有些干瘪了,上面落了薄薄的虫粪。抬头一看,横梁上千疮百孔,还有一些虫粪落在蜘蛛网上,把蜘蛛网撕开了几个口子。来到上面一层,我一下子被于坚老师拖回到了过去,他的《佧朗寨两日》,里面用到了“栖居”这个词,说“栖居”这个词离我们太远了,我面前就有个人字形的草屋顶,上面塞了一些小东西,有爹的旱烟,有一些叫不上名儿来的草药,有朔料袋。最显眼是挂在蚊帐上面的一把弩子,看到这把弩子,我一下子高兴了,这是我最想看到的东西,仿佛只要有了这把弩子,哪怕来只老虎我也不会怕了。灰黄蚊帐上有些暗红的印迹,周围还看得见些蚊子的脚杆,有半寸长,一定是爹拍死的。我又想起了云南十八怪之一:三个蚊子一盘菜!又想,管它呢,要真的来了,我就真炒这样的一盘“怪菜”,我还没吃过蚊子呢!  那天我没有煮饭,我的晚饭是三包青玉米。有意识地细嚼慢咽,用舌头细细品尝,也只品到些新鲜,新鲜的香,舌头总也找不到当年外婆背来的玉米的味道,我有些索然,也懒得去理究个中原因,况且知了的合唱也终于随着太阳沉入江底,被江水冲走,稀了下来,该睡觉了,走了一天的山路,我的脚都有些酸软了。睡下后,却又睡不着,弩子就放在我的枕头旁边,我用竹子做成的箭也放在枕边,还是睡不着。江边的夜风吹来,玉米树叶互相摩擦,热闹了起来,用一种我无法听懂的语言在交谈,切切察察,筛着平稳的江水声,江水声就从这热闹中不时地挤进来,搭配成一支我从未听过的曲子,古怪而又熟悉。虽然我心里一再告诉自己,这年头什么老虎啦豹子啦,什么熊啦狼啦已经没有了,但才合上眼,又不由自主地睁开了,这些个动物的样子很固执,它们很容易地入侵到一个胆子不算大的人的脑子里,时不时把外婆故事里的一些细节翻出来吓我,。隐隐地像是听到了几声口哨声,跳起来往外一看,江那边有一堆人类的火,口哨声好像就是从那个方向传来的。我拿了手电筒向火光处照去,果然有束光也向我照来,我赶紧把手里的手电筒闪了几闪,那边也向我闪了几闪,这时我就觉得这几闪比任何时候任何人的安慰的语言都要温暖了,心头的恐惧竟淡了许多。我不知道他是谁,或者说这辈子我也肯定不能知道他是谁了,不管怎么说,这儿总还是有人的,虽然他和我还隔着一条无法逾越的江。那晚,我就这样一直等着,希望有口哨声再次传来,后来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5)  是知了的大合唱把我唤醒的。太阳已升得很高了,把知了的翅膀晒硬了吧,人们都说,知了叫声是翅膀底上有个气孔发出来的,加上翅膀的配合,才发出那样的叫声来。我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昨天给我指路的大叔,问他去江边的路,我已等不及要投进澜沧江的怀抱了。往上走了一段,到大叔的火房,大叔正在煮饭,见我就说,我正准备把饭煮好后过去叫你过来和我一起煮饭吃呢!你刚来,肯定不想一个人煮饭!我说,我这不是来了,他就像江水一样哈哈大笑。  我问他上去江边的路怎么走,他问我,你脚不疼吗?昨天才走了那么多的路,上下江坡可不是闹着玩的,你们这些大学生,在学校里闲软了!我说,是有些疼,但我想去江边呢!他就给我指了路。我说,我想现在就去,他又叹了口气说,本来我想让你帮我找个瓜来煮吃呢,去吧去吧!下去一趟就上来,我等着你吃饭呢!我没有多说什么,就一溜烟向江边扑下去了。渐渐地自己的喘气声听不见了,脚步声也听不见了,连玉米树被晨风吹动的刷刷声也听不见了,耳朵周围蒙了一层声音的雾,那是江水的隆隆声。昨天晚上听到的像松涛一样的水声,现在变成了滚动的闷雷声,像千军万马从跟前驰过,又像几列火车同时从眼前驶过。在山顶上看见的几乎不动的江水现在才展示了它的雄姿,以每秒钟七八米的速度向下冲去,没有间断,没有停歇,不顾一切,即便岸边有部分想停留,打着一些犹豫的小漩涡,也马上被拖着走了。那些更大的漩涡虽然也在回旋,但给我的印象是它在示威,前面有难以过去的滩,它要积蓄力量,以便下一次冲过去。下去的源源不断地下去了,上游又有新的补充过来,拖着眼睛,拖着身体,拖着思想,自己像是不能动了,迈不动脚,没能思考什么,也不能思考什么,这种气势不允许人思考,这种声音也不允许人思考,眼睛就随着一个个漩涡旋转,把时间旋成一个个小洞,身体也随着一个个浪头跳动,跳着心中最强劲的舞蹈,思想就像一个个溅起的水珠,刚刚起个头绪又被冲走,被冲到想也想不到的永恒里去了。  好久,我才拔动了像生了根的双脚,往回走。当身后的声音渐渐变小,震耳欲聋的合奏渐渐减弱,我像是到另一个世界里走了一遭,终于挣脱了桎梏回到现实中来,风吹过来,才发现自己已大汗湿身了。我终于在这样的一个夏天里领略了这种自然界里的流体的力量了!              (6)  我忽然想起去钓鱼是在第三天,紧接着又发愁了:我哪来的鱼钩?就在火房里翻找,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一小捆草药旁边发现了根铁条,闻起来,它应该是爹用来做烟锅杆的工具,就用柴刀宰了一截,开始做鱼钩。当我把鱼钩做好的时候,才发现手指被柴刀砸出几道口子来,但我管不了那许多了,找了根尼龙线,到大叔的火房旁边找了根细竹子,就又向昨天的那边隆隆声扑下去了。找蚯蚓就花了我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当我把第一杆甩进这片轰响后,疑问才有时间冒出来,这里有没有鱼?我这钩行不行?如果钓到鱼,我用什么东西来装?不管它了,先试试又再说了。  多年以后,我在很多的鱼塘里钓过很多次的鱼,见过那些鱼就在鱼钩旁游来游去,几秒钟就钓上来一条,半个小时就可以钓够十几人吃的鱼的时候,我总还是想起那天下午在江边钓鱼的情景来。时间是很容易磨掉一些东西的,比如激情,当半个小时后我用有些酸麻的手提起那天我的第一杆时,我看见那截被水泡得发白的蚯蚓在钩尖上滴着嘲笑的水珠,我仿佛看见我的激情一滴滴往下滴,然后被水冲走。不钓了吧,又不甘心,接着钓吧,可能钓得到吗?澜沧江里真的有鱼吗?但与生俱来的不服输的一种力量让我撑了下去,我又把鱼钩甩进水里。忽然,手底有轻微的抖动,是真的吗?我一下子来了精神,果然,抖动又来了,有鱼了,我心里大喊,手有些抖起来。用去年陈玉米秆作的漂子终于沉了下去,使劲一拉,一条鱼就被我从澜沧江里钓上来了!它在洪流做背景的空中划着耀眼的挣扎的光弧,让我一阵晕眩。虽然,用我慌乱的眼睛察觉,这并不是一条大鱼,只是一条只有我的中指粗细的“安生鱼”,但收获成功的力量是无法估计的,我果断地又把鱼钩甩进了澜沧江。在此后的两个多小时里,我又钓到了一条更大的细鳞江鱼,大约有我的两根手指粗,但是长却达七八寸,这是它适应江水急流的一种身材吧,我想。但是,后来一直将近黄昏,我都没见那根已浸水的陈玉米杆漂子抖动一下,鱼就像一下子从澜沧江里消失了一样,我只好怏怏地收起鱼钩回火房。半路上,遇到一个跟大人守玉米地的小孩,我把两条一大一小的鱼给了他,他的小眼睛在夕阳下闪着鱼鳞一样的光,使劲地吸着鼻涕,不让它们流进笑得裂开了嘴里。  第二天我早早烧好几包玉米,不用说,我准备一整天呆在江底了。下去之后,我有昨天的经验,不慌不忙地有条理地开始钓鱼了。我知道急也没有用,就对着江水发起呆来。这是一个喧嚣的处所,喧嚣得逼出了些静的意味。我知道,这种静来源于心中,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是一个刚从外面的大城市里回来的人,习惯了摩肩接踵,一个人这样呆一天的确没有什么好滋味可品尝。昨天我忙于钓鱼,并没有注意去想这种喧嚣后面还藏着些什么,今天心跳平静下来,这种让人心慌的静才被感受到,我很快就适应这种特殊的礼遇,至少我还学过几首诗,“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虽然南方不下雪,但这“孤”还是有的,遗憾的是没有蓑衣和斗笠。想到这些,我不禁笑出声来。我想,这江水一定是看见我笑了,因为我明显地感到,它的轰鸣声小了些,不是那地压迫人了。太阳照下来,把我的身影投的沙滩上,就像个雕塑一样,成了这江岸的一部分了。             (7)  当然,我还没有忘记我此行的任务——看好我家的玉米地,只是我把魂系了那根鱼杆上,有些乐不思蜀了。后来想,我是在有意无意之间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独立存在的个体,外界这个词模糊了。直到第四天,爹站在我身后,当时我手里正握着鱼杆,等着鱼儿上钩。爹的到来,心一下子陌生地激烈地跳了起来,它好像已经停止跳动了一两天,的确,这几天我确实是忘记了自己的心跳了,现在它狂跳起来,不是因为紧张,不是害怕被责备,而是一种从天上跌落到人间的震动,一种现实的回归,让人心跳不已。爹只是问,有没有钓到鱼?我说还没有呢!爹又说,我来了明天你就回去吧!我想说,我还想在几天,但又没有说得出口,家里肯定有着更多的事情等着我回去帮忙呢。  ……  第二天,我几乎是一步三回头地往山顶爬,那轰隆隆的声响又慢慢成了老人的语重心长,渐渐消失不能闻。我喘着粗气,喉头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堵塞着,深吸了几口气,还是不能把它驱散,觉得每走一步,身体里的某种东西就被抽去一些,让我双腿发软。是这几天江水在身体里灌注的雄浑不在了吗?不像,是有些留恋吗?也不全是。走到“双大门”,我靠在那棵树干上,喘着哽咽的粗气,最终,我还是忍不住向后走,走到山顶上,极目向江水望去,江水又变成了一条黄带子,听不见一丝儿响声,看不见一丝波纹,但我知道,它一刻也没有停过,至少,它在我心里是不会停的。
      看了这些文物,伫立于以6:1比例复制的西夏古塔和精选临摹的8幅西夏壁画,我想一个在偏远地方的落后民族,突然强大起来并创造了辉煌的艺术,西夏王国曾经是相当耀眼的。我看到那些天书一样的西夏文字——蕃文,其笔画构成与汉字十分相似,可是就是十分陌生。留存的蕃文虽然能在汉字中一一找到对应的文字,但无人再知语法,蕃文成了一种真正的死文字。这样独特的民族文化,让我产生无限遐想,却又没想具体去想象。这样的一个王朝,这样一个民族,突然消亡,给历史留下了诸多不解之谜。因为战乱和盗墓,西夏文物大量流失或被毁,其中被俄国盗墓者盗走的数量就很是惊人,盗宝者竟然成为西夏研究学者,我国保留下来的西夏文物很少,西夏成为神秘的历史,被后人称作“丝绸之路上的神秘王国”。历史是这样有个性,这样不客气,这样让人感叹和费解。

Viendo 1 entrada (de un total de 1)

Debes estar registrado para responder a este debate. Login here